巴黎之旅

2011年11月11日 星期五
在這樣一個稍微有點涼意的台北深秋,我踏上了巴黎的十天旅程。

從計畫要過去一趟開始,大概是半年前或更早就已經想好的。自從主意打定之後,一切就都變得很簡單;和公司請假以及訂購機票,似乎只是動動手指頭的事。更別說整理行李大概只花了半天的時間。說到底還是一開始下定決心的問題。有了計劃一切都很快速。當然除了等待旅程開始除外,這一趟足足可等了超過半年。

結果是,經過半年等待,開始動身前往機場的十幾個小時後,我就已經在戴高樂機場的微涼秋意早晨中等待著前往市區的RER線。事前查詢資料而得知需要攜帶的證明文件等果然一如我所料什麼都沒用到,負責入關檢驗的黑人大哥一邊拿著我的護照,一邊打著哈欠,就這麼大章一蓋,自此平安入境。也許法式風格在入境之初就是這麼的向我展現著它的愜意。除了我的行李也很愜意地在貨艙待了半小時才不情願地從轉盤中探出頭來。

這十天天氣倒是不如預料中冷,有幾天太陽甚至在午後灑落於巴黎街頭。當然入境隨俗的我除了午餐晚餐用餐時間變晚之外,每頓午餐後總要來上一小杯咖啡,特別最好是坐在向外的咖啡露天座,邊啜一小口邊觀察行人道上的行人。

當然巴黎還是有很觀光的一面。表現在隨處擦肩而過的各國遊人身上、觀光地區的咖啡除了貴上50%外還擺上了日文標語、聖心教堂所在的蒙馬特高地上一條觀光街短短二三十公尺就擠了快要十名的街頭素描者。可是除此之外,還是有很令我醉心的時刻:在塞納河河岸邊的閒晃、在瑪黑區藝廊街巷的游蕩,以及巴黎美院旁咖啡店裡頭聽美院學生用我聽不太懂的法文在辯論地球與生命意義的時候。這些時光好像離我現在的生活很遠,可是卻又那麼貼近;它們像在提醒著我,只要願意,生活就可以如此翻轉過來,變得如此不同。

我也知道很多時候到了另外一個地方遊歷,在短暫的時間之中也多只能看到它的表象。或許對於任何一位待得比較久一點的居民來說,同樣一個城市所帶給他們的感受就絕對不同於一個觀光客。至少我在回到台北之後,曾經不只一次從公司十幾樓的高度上看著有灰濛濛天空(因為一直下)的台北和老實說大部分都沒什麼美感的建築,想著這個地方除了有自己因成長而寄託的感情以外,還有沒有哪些部份是以後離開之後會值得懷念之處。

可是巴黎對於我來說,不同於一個旅遊必看的城市景點,也不只是個一時興起在世界地圖上任性指定的目標;此次造訪巴黎一部分是為了旅遊,不過更大部分是想跟著老婆一起在這個她生活了十年的城市隨意走走逛逛,在她每個上班會經過的路口佇足觀看、走過每個晨昏走出地鐵入口會經過的道路,以及街角的咖啡店、超市,和外送壽司。這些環境對於自己雖然是第一次接觸,可是我也想在這短短的邂逅中嚐得一些所謂的巴黎生活的氛圍,而不只是附庸風雅或是人云亦云。

結果是,這樣的目的,一半達成一半沒有達成。我多少還是表現出了一副觀光客所應該具備的好奇。就像徐志摩對巴黎的形容:『到過巴黎的一定不會再希罕天堂;嘗過巴黎的,老實說,連地獄都不想去了。整個的巴黎就像是一床野鴨絨的墊褥,襯得你通體舒泰,硬骨頭都給熏酥了的——有時許太熱一些。那也不礙事,只要你受得住。讚美是多餘的,正如讚美天堂是多餘的;咒詛也是多餘的,正如咒詛地獄是多餘的。巴黎,軟綿綿的巴黎,只在你臨別的時候輕輕地囑咐一聲“別忘了,再來!”其實連這都是多餘的。誰不想再去?誰忘得了?我好像對於幾個旅遊過的地方都有下次一有機會還要再來的感慨,可是卻又不太像巴黎一樣,那麼真切、那麼企盼、那麼想要脫掉觀光客的外皮用零距離感受它的一切。

0 意見:

張貼留言